红烧肉怎么做,肺炎支原体,三毛

频道:趣闻中心 日期: 浏览:268

本文系金猴原创小说

金律师到江源市后立即联系了杨佳颖,杨佳颖带着他先到公安局办理了相关手续,然后金律师直接去了看守所,见到盛长斌后,金律师先拿出一份委托书,让他看后签字,这份委托书主要是由盛长斌委托金律师为他的辩护律师。盛长斌很快就看完了,然后在最后一页签上了自sp张飞己的名字。签署完委托书后,金律师对盛长斌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,是谁叫我来做你的委托律师的吗?”盛长斌道: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是杨佳颖通过她老爸找到你的!”金律师赞许的道:“你小子够聪明的,但是你这么聪明怎会干下这等傻事!”盛长斌道:“你现在是我的律师,我保证现在跟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的,也许你可能不会相信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,我究竟作了些什金科信运输管理系统么,因为有一段时间我没有任何的记忆!”

金律师道:“那你说说看,将昨晚的全部经过跟我说一遍,最好不要有遗漏,当然,没有记忆的地方,也不要刻意的去编造。”于是盛长斌,将昨晚的整个情况详详细细地跟金律师说了一遍。最后盛长斌道:“昨晚在喝到最后时,包间里只剩下我和林经理,还有就是两个陪酒的女孩,其中一个就是今早上死在床上的那个女方成毅孩。当时所有的酒都喝完了,我和林经理觉得都还没有喝尽兴,正准备起身去叫酒,正好一男服务员端着一马配驴瓶酒和两个酒杯进来了,于是我们又喝起来,只是这次很快就喝醉了,也许是酒喝混了,也许是洋酒的后劲上来了,总之,不一会儿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至于是怎么到的客房,又是怎么和那女孩睡到了一起,我完全没有记忆。”

金律师道:“之后你有没有与那个林经理联系过?”盛长斌道:“没有啊,我今早一醒来,就看见警察站在我面前,也不知道他们美返网什么时候来的,再就是他们提醒我,和我睡在一起的那女孩死了。也不知道林经理之后联没联系我,当时我的手机已经被警察收走重生之婴狱了。”金律师又问道:“这些话,你跟警察说了吗?”盛长斌道:“他们也没问我,所以我也没说,他们只是简单问了几句,然后叫我去医院抽了血......对了,我听他们打电话,好像要对那死去的女孩做王千慧裸贷尸检,还要弄什么分必物做DNA检测,之后就将我关在这里了。”金律师道:“可能他们先要提取一些物证,然后再对你进曾可铁行详细的询问。

”接下来,金律师向盛长斌要了林经理的工作单位和他的全名,以及魏英俊给他介绍的那个叫詹洽詹经理的具体情况。盛长斌将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了金律师。正事谈完以后,金律师道:“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。”盛长斌道:“这又从何说起?”金律师道:“你还记得张楠的案子吗?”盛长斌道:“原来你就是张律师的同学,金牌律师?”金律师道:“正是!”盛长斌道:“上次张楠的案子真是对不住了,我当时也不知道张楠把你给辞了,我知道后给你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,只好现在跟你道个歉,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?”金律师也大度的说:“不知者不为过,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!我想知道,你对你这个案子怎么看?”盛长斌实话说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因为我有一段失去的记忆,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,我究竟做了什么或者没有做什么,所以我现在就是一个被动等待的态度,只要有足够的证据,两种可能都有。”

从看守所出来后,金律师找到杨佳颖,将盛长斌在看守所里的情况告诉了她,也把从盛长斌那儿了解的情况告诉了她,杨佳颖就一句话:“盛长斌根本可不能干出那样的事,我相信他的品德!”金律师道:“连他自己都不能确定他自己的行为,你就这样相信他的品德?”杨佳颖道:“正是他不愿说谎,对自己失去记忆那段时间的行为不确定的表态,不更能证明他的诚实的品德吗?这样的人会做那样的事吗?”金律师一下子语塞了,就他来说,证据大于一切,不过有时一个人的品德,确实能够左右他的行为的,但是没有证据的说明,他是不会表态的,这是作为一个律师的基本素质。二人也不争论了,接下来金律师还要多方取证,在他还不熟悉江源市的情仟易贷况下,还得杨佳颖陪着他去取证,这样效率更高,也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取最关键证据。

江源市警方从医院获得了两份重要的证据:一是盛长斌的血液中含有大量的酒精成分,同时也含有一种特殊的化学药物成分,是一种强烈的催一情剂,而且在他血液中的浓度很高,盛长斌失去记忆可能与这种高浓度的药物成分有关;二是那女孩的尸检结果是,二人没有发生性关系,因为在女孩的阴一道分必物中没有检出盛长斌的DNA,但是女孩血液中也含有大量的酒红烧肉怎么做,肺炎支原体,三毛精成分,同时血液中也检出了与盛长斌血液中同一种催一情剂的药物成分,其浓度与盛长斌血液中的浓度相当,正是这种高浓度的催情剂,导致女孩丧失意识、心跳异常直至死亡。就警方而言,这个结论已经非常清楚了,就是这男女二人在你丹姐阿发生性关系前,服了大量的催一情剂,最后还没有发生秘密情事性关系二人就各自出了状况,盛长斌昏倒失去记忆,而那女孩却昏倒后直接死亡了。

有人会问了,服催一情剂是两个人的事,不可能赖到到盛长斌一人身上吧,可关键是那女孩只有13岁多一点,还不足14岁,不是一个完全行为能力人,与一个成年男子在一起,这个责任自然应该由成年人来承担了。也就是说,可以完全判定是盛长斌把催一情剂拿给她服的,这个责任自然该由城长斌来承担了。这种物证对盛长斌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杨佳颖得知后差点没晕倒。最后还是金律师劝慰道:“公安那边的结论,也不是那么绝对,首先还有几个疑点没有弄清楚:一是催一情剂是在那儿服的,二是装催一情剂的容器还没有找到,三是还有几个重要证人还没有取证,所以他们也只是一个合理推论罢了。”

但是,后来的取证,无论是警方的取证还是金律师的取证都对盛长斌不利。在对当天晚上与盛长斌一起就餐饮酒的主要人员的取证中,金律师与警方的结果完全一致。 主要情况如下:詹洽詹经理是本地的一个建筑包工头,混迹于本地各大地产商中,由于人缘好,常年都有工程做,最近更是接到了几个比较上档次的项目,这些高档项目对工程材料要求较高,一般的建筑材料不符合项目需求,于是他便认识了具有增强材料性能添加剂的建筑材料商林经理,从林经理那儿搞到了工程需要的添加剂,而他与魏英俊又是转角朋友,所谓转角朋友,就是朋友的朋友。

在一次宴席上,听说他们公司的“龙行山”项目需要一种材料增强剂,他便想到了林经理手新浪show聊天室里的添加剂,加之“龙行山”这个项目工程量巨大,作为建筑承包商的他,岂能问不出肉味来?他想从中牵线搭桥,在这个过程中,认识认识盛长斌,以便在适当的时候,能够在项目艺术人生导演溺水中分一杯羹,于是便告诉魏英俊,他有个朋友又增强建筑材料性能的添加剂,可以介绍给盛长斌认识。接下来就是魏英俊将消息告知了盛长斌,盛长斌亲自打电话与詹洽约好了时间地点,经詹洽介绍认识了林经理。

而当天在酒桌上,詹洽与一干朋友先后带着陪酒女“出一钟”去了,临走时他还吩咐吧台,如果见包间内酒水不够要记着上酒水,然后就楼着陪酒女孩走了,至于包间里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就不清楚了。而据林经理说,当天晚上他与盛长斌聊得很开心,二人还达成了一个口头协议,今后盛董的“龙行山”项目,将采用他们公司最新研究的一款建筑材料添加剂,二人将酒桌上的酒喝的一干二净,之后又把侍应生送来的酒喝掉了大半瓶,他见盛长斌已经喝到位了,就没有再劝酒了,而是与他一起的陪酒女“出一钟”去了,至于包间里盛长斌和那个陪酒女孩之后怎么样了,他也就不清楚了。他们两人的证词也得到了当晚在场的其他几人的证实,没有任何瑕疵。

这样一来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盛长斌和那女孩一起上的客房,可惜诺大个“花王宫大酒店徐腾清华”居然没有装摄像头,不过这也捆绑式不是它们这一家如此,这类娱乐场所为了保护所谓的客人隐私都没有安装摄像头。没有摄像头,自然无法获取是不是盛长斌与那女孩一起上的客房。更奇葩的是,当调查到酒店总台,问超级淫欲系统起盛长斌那间客房是谁开的时,总台小姐道:“詹经理,订简单丰胸超前张艳餐时就已经开了五间客房,那是其宝树堂麝香壮骨膏中一间......”看来詹经理为了削尖脑袋钻进“龙行山”心目,真是服务周到。

这样一来,基本可以证实,盛长斌与那女孩进入客房后,在发生性关系前服食了催一情剂,想通过催一情剂获得更大的感官愉悦,没想到服食过量,导致了严重后果,那就是盛长斌晕厥丧失部分记忆,而那女孩则昏厥而死亡,盛长斌属于镖一畅至过失杀人。虽然证据并非完美,但厦门广成实业有限公司重点证据基本能形成链条,所以,以此定案的可能性极大!然而,当金律师将这一结果告知盛长斌后,之前一直情绪平稳的他,却立即反弹起来。盛长斌道:“我确实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,但说我主动服食了催情剂,那是无稽之谈,我连催情剂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可能它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,怎么可能自己主动服食呢?从这一点可以判断,我是遭人陷害了!”金律师则不那么想,这种时候,他见过当事人心理发生变化的例子太多了,不排除盛长斌听到这十分不利的结果,产生心理应激反应。